高端财经网 > 要闻 > 正文

中美投资人网络论坛4(下)-3搬离原址合理避税是否必要

2021-05-02 19:13:03 来源:新浪财经
中美投资人网络论坛4(下)-3搬离原址合理避税是否必要

  主持人:2020年好多人从加州搬走,因为这里的生活成本和州税都非常高,我们也知道查理·芒格是在南加州的Pasadena,他今天在会上表示他是不会因为省税搬家的,搬到街对面都不可能。此前我们也讨论了马斯克在去年12月份,把公司总部搬到了得州,把他的整个基地搬到了得州,不少创业者也搬到了得州的奥斯汀,奥斯汀被称为“小硅谷”。我也想请几位嘉宾谈一下搬家或者是这种客观条件是否有利于投资和创业?

  David Cao:因为我是1月份搬到奥斯汀的,对这个问题我去年考虑了很长时间,我来谈一下这个问题。

  其实远程工作、远程投资是疫情的一大副产品,可能你们也听说了现在比如说硅谷的投资人包括印度的投资人大规模投资印度企业,为什么以前需要见面现在不需要见面,现在在网上就可以见面了。西岸的投资人可以看东岸的项目了,因为可以在线上见面。因为远程公司的处理导致大量的企业对他的办公所在地的依赖性减弱了。过去为什么在硅谷?有最优秀的资金、最优秀的人才,现在资本有了流动性以后,硅谷大量的企业搬出硅谷。

  很多人都问我硅谷跟奥斯汀有什么关系,我跟很多朋友说,过去没有一个“第二硅谷”,因为有十几个“第二硅谷”。从去年12月份有一个清晰的定论,我们把它叫做“聚合效应”,奥斯汀成为很清晰的“第二硅谷”。

  对创新企业到底有什么影响呢?最大的影响是,它可以在一个更affordoble的地方来办公,同时也可以继续对接硅谷的投资人,这是对创新企业最大的优势。但是话说回来,不管怎么样硅谷还是最好的地方,如果能够affordable的话,如果这个企业的创业者比较有钱,如果资金比较多,我相信大家还是继续留在硅谷的,但是对于那些融的资金规模不是特别高,或者说他的劳动力需求量比较大的情况下,很多企业会考虑在硅谷之外,要么建立它的运行中心,要么建立它的第二基地,要么就把公司搬过来,奥斯汀就是目前这种趋势最大的获益者之一。

  主持人:张璐,请您分享一下你的创业团队里有没有这样的公司已经搬到得州或者考虑搬到外州?

  张璐:我们其实主要现在还是以硅谷为中心,确实已经陆续有些企业开始考虑搬到奥斯汀。就像刚才David讲的一点,其实整个疫情的好处是让大家越来越接触分布式satellite office的概念。现在其实在硅谷有一定的联系还非常重要,这里毕竟还是全美国资金最聚集、资源最聚集、科技企业最聚集的地方。但同时这边最大的对于创业者的一个掣肘是人才的价格太高了。当在奥斯汀当地有非常优质的人才、低廉的人才、高质量的人才存在的时候,我们也在活跃地帮助我们的企业。这次的数字化转型是全产业的数字化转型,不只是科技领域。如果是全产业的话,那些传统行业,保险行业、供应链行业,这些行业其实它们的公司并不是在硅谷,可能是在得州,可能在oklahoma,在其他的地方,可能当地的创业者更容易了解这样生态的需求,也更容易和他的潜在客户以及收购方产生更紧密的合作。比如虽然我们团队扎根在硅谷,但我们现有投资的公司有40%已经是在硅谷之外了,奥斯汀当然是一个特别热门的城市。除了奥斯汀之外,我们在匹兹堡也有非常好的投资项目,今年有一大批公司就是匹兹堡的公司,包括盐湖城,很少想到它那边有非常好的企业。包括在得州的另外一个城市休斯敦,那边的得州医疗中心,医疗创新应该也是做的全美最顶尖的。

  沈瀚:我的确也搬到了得州奥斯汀,三个礼拜前的今天。

  我2009年从美国东部搬到硅谷,当时在沃顿商学院读了MBA,刚刚毕业,赶上2008年金融危机,工作也找不着,所以搬到硅谷的一路上,算是裸奔过去的。

  在硅谷慢慢进入VC圈开始发展,到自己做基金,我在很长一段时间觉得硅谷作为一个宇宙中心,我怎么可能离开呢?那个时候每次从美国东岸坐飞机飞到这里,机舱门一开,干燥、炙热的空气混合着航空煤油,到机舱里闻一闻,我觉得味道太好闻了。但是从做决定到这次搬家,总共的时间大概不超过6个月。我是这么想,不管是对个人也好,公司也好,基金也好,总结下来,大家搬离加州,搬离硅谷,无外乎是成本,当然对于有些财富已经可观的人来说税收的差别,因为美国除了联邦税,在每个州的层面还有不同的税,得州很多收入税是零,而加州现在的税越来越高,还在加,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一个因素。此外,当然在美国尤其是美国本地人对政治是左还是右,蓝还是红,都会有自己的一些想法。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个人的喜好不是作为这次搬家或者搬基金所在地的核心的原因,而是因为我们看见在过去几年包括接下去的很多时间当中,会有大量的公司蓬勃发展是在硅谷以外。

  从人才角度来说,如果是某一个高大上的黑科技、深科技,也许就得扎根在斯坦福、MIT这种高校周边,Google某个级别以上的大牛挖出来做某个新公司,如果是这个赛道,必须在硅谷这样的地方去生根发芽,这种情况下人才贵和便宜是相对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就是在很多的行业,包括我们关注的衣食、消费这方面的消费升级、消费下沉也好,在美国其实也是适用一些创新和投资的话题,现状是他们对人才需求不见得是要Google某个级别以上的工程师,不见得是必须要斯坦福、MIT、沃顿这样很牛的人出来做,自然而然你会发现,不管是盐湖城、得州,很多其它地方涌现出很多新的公司。奥斯汀这个城市在过去20年是全美人口增加最快没有之一的城市,现在按人口来说已经在美国排第11位。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是2004年,美国一两年、两三年来,包括也在得州是有一些投资,也有很好的退出。这边的人气、氛围、大家的思维方式其实跟硅谷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对于我们iFly基金这次决策考虑到奥斯汀,一方面是觉得在本地由于我们很熟悉创业的生态圈,同时它还在不断地蓬勃发展;另外一点吸引我到奥斯汀的一个重大的原因,可能奥斯汀本地的朋友不见得会喜欢,从奥斯汀这个地方出发飞行到纽约、芝加哥、迈阿密、亚特兰大回到加州,基本上航线、航程,短的一两个小时,长的也不过就三四个小时,这个礼拜我刚刚还从奥斯汀飞到美国另外一个城市,我们刚刚投了一个领投的项目。

  将来我们希望我们自己的运营模式,除了自个儿在奥斯汀这边,不管是本地的团队见面也好还是zoom的会议以外,拎个包第二天上飞机走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以前觉得从加州飞一趟东部自己的野心很大,希望跑一次,4、5个城市能够覆盖,光是计划行程就费了老大的劲。从这个角度来说对我们iFLY来说是一个搬家的重大的动力。生活的性价比,得州烤肉,也有很多美妙之处。希望大家,包括加州的朋友和其它地方的朋友,将来疫情恢复了,大家感到自在的时候,欢迎到这边找我和David。

  主持人:李强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分享?

  李强:我非常赞赏沈瀚和David,动作非常快,不管是创业还是投资,动作快是一个必须的。

  我们虽然没有搬到奥斯汀,但是我们开始有新的布局。因为确实不管是经济还是telecommunication等等变化很大,我们的布局也是在硅谷之外伸展。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的…(英文)办公室现在已经完全挪出硅谷,硅谷就是我们几个主要的合伙人,我们还有一个主要的合伙人可能长期居住在夏威夷,因为在夏威夷住了半年,觉得比硅谷更舒服,在东美之间,在夏威夷停一站也更舒服,再加上到夏威夷开年会。…(英文)office完全离开硅谷,我们做了一个布局。

  另一方面,硅谷这个地方是大家又爱又恨的地方,都有这个感觉,埃隆·马斯特做的第二公司配套被赶出来之后,下决心离开硅谷。他走了之后,后来做了特斯拉等等,又把总部放到硅谷,而且不仅放在硅谷,还放在了Palo Alto。他现在又走了,但是什么时候再回来,在硅谷的人总是虽然离开了,总会有很多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沈瀚跟David,虽然离开了,但是我们跟老朋友一样,随叫随到。但是硅谷的创新能力特别重要,而且这个创新能力、创新中心的移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原来美国最有创新能力的地方是纽约,因为几乎100%的移民都是从纽约入,因为从欧洲过来的,纽约的创新能力极强。后来随着世界格局的变化以及移民的变化,到现在纽约只有不到30%的人是海外移民,硅谷50%以上其是移民,所以硅谷的创新能力在逐渐地超越纽约是个必然的事。下一步如果奥斯汀继续这样不断吸引新的人才,像沈瀚、David等等,奥斯汀很可能成为一个重要的创新中心,这个创新中心的移动是一个很正常的事,也是应该大家非常关注的。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硅谷,我以后会多去奥斯汀,但是硅谷这个根还是暂时留在这儿。

责任编辑:李园

原标题:中美投资人网络论坛4(下)-3搬离原址合理避税是否必要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