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高端财经网!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 找回密码 设置首页 | 返回高端财经网首页

当前位置 > 高端财经网 > 要闻 > 国际财经 > 外媒:中国为什么难以复制美国的页岩气战略?

外媒:中国为什么难以复制美国的页岩气战略?

发布时间:2014-08-30 11:41来源:参考消息网fen字号:

    参考消息网8月30日报道外媒称,2012年,中国主要的规划部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宣布,到2020年,该国每年将开采600亿-1000亿立方米页岩气。中国需要这些预测是准确的。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网站8月29日刊发题为《页岩气游戏》的报道称,可惜这些预测并不准确。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最近预测,到2020年,每年只能生产300亿立方米的页岩气,这还不到中国现在能源需求的1%,更别说2020年的了。


    报道说,这让人大为失望。中国可开采页岩气储量超过30万亿立方米,为世界之最,比页岩气革命的故乡美国多近70%。这对中国减少污染的努力来说也是一个挫折。高灰分煤在中国能源消耗中所占比例高达70%,尽管可再生能源增长迅速,但是天然气是唯一能够取代足够多的煤的清洁能源。


    报道称,中国发现,复制美国的页岩战略——即使有美国的帮助——也比预想的难。水力压裂法是利用高压将数百万加仑的水、沙和化学物质注入水平井中,压碎页岩,释放出天然气。美国的页岩层多数较浅,容易达到,并且岩石容易压裂。中国的页岩层大多较深,往往在不适宜人居住的地方,因此用美国的水力压裂技术难以奏效。更糟糕的是,有些规模巨大的页岩气蕴藏于四川这样的地区,那里饱受地震或缺水的困扰,使水力压裂法更难派上用场。


    中国的两大国有石油公司——中国石油[-0.50% 资金 研报]化工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在大力使用水力压裂法采气,但到目前为止,只有中石化在重庆涪陵有一个商业规模的页岩气项目运营。它宣称这个项目明年可生产50亿立方米页岩气,而2013年全国开采的页岩气仅2亿立方米。还有几个大型的页岩气田项目即将上马,同时,其他的一些天然气项目未达到它们的生产目标。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29日刊发题为《在中国的页岩气竞赛中,中石油落后于中石化》的报道称,中石油发誓明年的页岩气生产要赶上其强劲的对手中石化。这两家公司正在展开竞赛,按照政府的指示提高页岩气的产量。这种燃料已经使美国能源部门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


    报道说,北京的规划者们非常羡慕这种廉价的天然气降低了美国的能源价格,减轻了美国对进口的依赖。不过,迄今为止,类似的成功却没有出现在中国,部分原因是中国的地质情况更复杂,法律和管道结构不健全,但批评人士说,也是因为处于垄断地位的国有石油公司拖了后腿。


    报道称,到目前为止,中石化一马当先,在西南部的重庆涪陵的气田初战告捷。到2015年,它计划生产50亿立方米的页岩气,而国家明年的生产目标是65亿立方米。


    中石油副董事长汪东进说:“我们的页岩气开发落后中石化一年半的样子。” 他表示,公司在中国西南磨溪气田的工作分散了精力。


    汪东进说,该公司打算明年生产页岩气26亿立方米,这高于今年的1亿立方米,也高于其官方的2015年15亿立方米的生产目标。


    由于上半年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增长近9%,这两家公司对页岩气爆发出新的热情。中石油说,这跟增长不到4%的精炼石油产品需求形成了对比。


    【延伸阅读】


    页岩气在中国仍只是一场好梦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表示,将2020年页岩气产量目标下调至300亿立方米。相比之下,下调前的目标是600至800亿立方米。


    虽然页岩气的产量目标被大幅下调,中国要想难实现这个目标还是很难。目前,中国只有一个大型页岩气项目投入了商业化生产,就是中石化在四川涪陵的气田。这家国有企业预计涪陵页岩气产量在2016年和2017年将分别达到50亿立方米和100亿立方米,被认为是中国最有价值的页岩气田。去年,全中国的页岩气总产量只不过是2亿立方米,所以很难想象如何实现2020年的目标,甚至实现2015年总产量达到65亿立方米的目标难度也很大。


    北京方面如此大幅度下调2020年的页岩气产量目标,但十有八九仍然达不到这个新目标。那我们探究这其中的缘由有何意义呢?因为这体现出中国这种“自上而下”的经济体制所存在的局限性。


    中国具备实现页岩气繁荣的一切条件。毕竟,据美国能源情报署(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数据,中国是到目前为止已知的全球页岩气储量最丰富的国家,大约有31万亿立方米,几乎是美国的一倍。


    同样重要的是,中国经济的石油天然气供应高度依赖中东、非洲、拉美等要么政局动荡,要么距离遥远的产区,所以中国存在靠国内供应保证能源安全的动机。当然,中国希望自己出产的天然气越多越好。因为去年它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天然气消费国,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这些理由还不足够?那么,由于雾霾天气已经演变成全国上下一个亟待解决的政治问题,中国领导人需要清洁燃烧的天然气。因此,直到上个月,分析师们还一直将中国页岩气产量有望在2020年突破1000亿立方米的事情挂在嘴边。


    国家能源局将下调产量目标归因为地质问题和高成本,不过却难以服众。诚然,中国的天然气资源分布在偏远地区,其中很多地方缺水,而且资源点通常位于地下较深处,而且页岩里的粘土成分也过多。但是当中国政府最早在其“十二五规划”中宣布2020年要达到600至1000亿立方米的页岩气产量的目标时,对这些不利条件也早就有所了解。


    在提到页岩气的时候,成本才是关键所在。众所周知,水力压裂和水平钻探技术其实已经诞生几十年。美国之所以能实现页岩气大繁荣——美国现在不仅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还是最大的碳氢化合物生产国——是因为美国人找出了高效开采的办法。


    不要想当然地以为这都是大型石油公司的功劳,其实功臣是那些独立石油公司。随时间的推移,在技术和工艺方面不断进行小步改进的正是那些善于创新和保持耐心的小型石油公司。比如,他们找出了办法,用水取代昂贵的凝胶,并找出了最佳的钻探角度。这与技术无关,而在于不断地对现场作业进行微调。


    可是,中国那些才华横溢的技术官僚却没有从中学习。相反的,他们的做法就是把最肥的资源点留给庞大的国有石油公司。


    中石化[微博]能拿到涪陵这片最好的气田并非巧合。中国进行第一次页岩气区块招标是在2011年,当时仅向六家国有企业开放。有福布斯研究员称之为“完全是在演戏”。在2012年举行的第二轮招标更加荒唐,竟向一家家电公司和一家硬件公司等民营企业开放。原定于在去年举行的第三轮招标,到现在还未进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各区块的竞标中,受到地方政府支持的企业将会中标。目前,中石化和中石油这两家过气获得了近80%的勘探权。


    国有企业虽然也有自己的强项,比如在海外签订重量级协议,不过他们在水力压裂作业方面却并非能手。比如,他们压根没想着花时间去不断进行微调,以优化每一口钻井的回报。他们对于从这儿才点气从那儿再采点气的事情并不是太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北京方面的指示,就凭他们的规模,是不会把页岩气项目放在眼里的,顶多就是个副业。


    当然,他们可以花钱买技术。这便是北京方面允许哈里伯顿公司(Halliburton)和斯伦贝谢(Schlumberger)加入到承包安排的原因,从而达到技术诀窍分享的目的。同样,中国国有企业为获取技术,不得不收购北美页岩资产。不过,这种战略对开发中国页岩气起到的作用却极为有限。中国地表和地表下的地质与北美完全不同,再加之中国各地差异很大,所以要将国外的知识融会贯通,并在中国达到商业目标,还需要一段时间。


    中国页岩气的生产成本大约是美国的四倍。换言之,它的成本要高出液化天然气价格。北京方面无疑将缩小这一差距,不过这绝不意味着可以确保在中国开采页岩气的经济可行性。中国的领导人似乎更加担心,如何为国有企业保留最好的气田,并确保这些企业可以发展自己的专长,以使利润留在中国人的手里。中石化最大的骄傲就是,其在涪陵的所有生产工具和设备均为国产。


    排外情绪始终会对经济产生不利影响。目前,唯有两家外国公司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和美国阿美拉达赫斯公司(Hess)和中方签署了开采分享协议。另两家大型企业——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英国石油公司正在选址。我们也不可能在短期内看到很多公司付诸行动,是因为针对民营资本的规定依然不够完善。不用说,由此产生的不确定性会引发风险。


    不过,投资者可以考虑一个因素。中国政府是限定天然气价格的,让消费者能以低廉的价格用上天然气是一种政治需要。


    因此,中国页岩气面临的是一种开采成本居高不下而售价却被人为压低的局面。这一切都预示着,中国的技术官僚们将无法实现2020年的目标。


    译刘少宇校李其奇(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高端财经小编:Sachiel)